之川

图片摄于  伊斯坦布尔  marmara






复旦



月黑风高


时光这个老道的夜行者


一身玄衣装扮


连眼睛都蒙上黑色面罩


蹑手蹑脚


一刻也未停顿的行色


走过乡间发着微光的碎石小路


散发着谷物芬芳的田野


孩子们咕噜的呓语


劳作一天父辈们深沉的鼾声


病榻上辗转的呻吟


世界毫无觉察


只是在破晓时刻


纵身一跳


跳上东方第一缕金色𥌓光


又一跳


跳上洇着晨露的绿草


跳上早起飞鸟的翅膀


再一跳


跳上还有些惺忪的睫毛


跳上一看见窗帘上斑驳的晨曦


就露出欣喜的目光




2013年昆明


2018再稿


常常有人哀叹:



“即使被生活束缚了,我也向往诗和田



野,日出和阳光。”




其实束缚你的不是生活,而是我们自




己,诗和田野就在你一抬头的窗外,




一直都在,,,

评论(41)
热度(91)

© 之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